水城在线,水城新闻网,水城信息网,水城信息港,水城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水城历史 >

狮子桥头老照片牵出往事

时间:2018-02-01 07: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330.com
多彩贵州网|www.gog.cn

  狮子桥北面的平安寺相信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过

  民国期间的遵义狮子桥

  万里路的狮子桥,对于遵义人来说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桥栏上间隔有序的石狮子、弥勒佛等石雕,极富灵性。在很多人的记忆中,狮子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对于以前的样貌和周围的情况就不清楚了。本期,“老照片·遵义事”通过遵义市图书馆地方文献室征集到两张看似毫无关联的老照片,却还原了狮子桥解放前的地域情况。

  照片内容都离不开狮子桥

  狮子桥位于万里路,原名通远桥,建于明洪武年间,清嘉庆年间毁于洪水,当时遵义有一富户中年得子,为感谢神灵重建此桥,取名“嗣子桥”,后老百姓根据音译又称它为“狮子桥”。民国初期因“水打狮子桥”(水灾)后修复。直到上世纪50年代,狮子桥都是进入遵义城的必经之地。

  狮子桥的桥名和桥洞上的“安澜”、“顺轨”四个字由遵义探花杨兆麟所书,桥基、桥墩、桥身、桥栏杆均用青石构成,每块石头都经过了细致的凿刻,桥墩下部为减少流水的阻力还做成了两头尖的船型,远远看去,像由四艘排列整齐的船驮在两岸之间,造型十分精美。桥的青石栏杆顶上,对称雕刻着三十对不同的石刻图案、石雕,图案线条明快,造型逼真,有梅花鹿、牛、羊、花草、菩提等,其中有七对玲珑有致的石雕,分别是两对莲花、一对石腰鼓、一对蟾蜍、一对大肚弥勒、两对小石狮子。整座石桥凝聚了地方文化的特色,是少见的艺术珍品。

  本次征集到的两张老照片,其中一张摄于现迴龙寺下,从照片中可看出,狮子桥南面还没有如今宽敞平坦的大兴路,只有一条泥泞小路,有人挑着砂石好似在铺路;另一张具有黔北民居风格的建筑,实际上就建在狮子桥北面桥头处,也就是已搬迁的客运站处,如果你以为这是民居就错了,这片风格独特的建筑是道光年间就有的平安寺。

  两张老照片呈现的景象,分别在狮子桥桥头北和桥头南,虽然内容不一,却都与狮子桥有着关联,并还原了解放初期狮子桥周围的地域情况,实为难得。

  民国时期桥南大兴路现雏形

  据市图书馆地方文献室主任代骊介绍,抗战期间由于遵义物资丰富,当时所有内迁机构的吃穿用品均由遵义提供。“作为支援前线的专用粮仓,黔北粮仓就成立在遵义。老百姓们勒紧裤腰带,把吃的用的都送到了前线,支持抗战。”可能很多遵义人不知道大兴路因何命名,1939年,贵州省企业公司在白虎头(现添秀桥西侧大兴路邮政楼处)下建了一个大兴面粉厂,修了一条从狮子桥到大兴面粉厂的专用公路,那条公路就因厂得名为“大兴路”。

  而在这张老照片上,我们看到的大兴路仅仅是一个雏形。抗战期间,因狮子桥南没有路,无法运输面粉等物资,贵州省企业公司便决定从狮子桥头南面打通一条路,直达大兴面粉厂(现添秀桥西侧大兴路邮政楼处)。“因为厂区需要公路运输,必须有路进出,于是就从狮子桥南的崖壁下开了一条路通往大兴面粉厂,从大兴面粉厂到新华桥这一段是1952年才打通的,这样大兴路才算正式成型。”代骊说。

  为此,遵义晚报记者找到了大兴面粉厂的一名退休老职工。今年73岁的张学石老人,20多岁时进入面粉厂工作,在他的记忆中,那时的大兴路只有现在一半的宽度,改造后才成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兴路。“解放后运麦子进厂要从狮子桥过,厂里出来的面粉又经大兴路、狮子桥,运到贵阳和重庆等地方网点销售。”张学石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大兴面粉厂迁到了九节滩,后修市政府才拆除了,遵义现在没有面粉厂。

  桥北平安寺后变马车联社

  记者查询到,另一张照片中的平安寺,在《遵义府志》中有所记载,说明它的历史变迁一定有所追寻,于是记者向原遵义市(今红花岗区)《城乡建设志》副主编、70多岁的李连昌进行了请教。“平安寺位于狮子桥之北桥头,是入遵义城的要塞,历代都要在平安寺驻军,守住进城要道。1932年毛光翔和王家烈争夺贵州政权,双方兵戎相见,遵义是毛光翔的部队驻守,毛光翔在平安寺驻有重兵,曾与王家烈的部队在这一带鏖战。”李连昌口中,在清道光年间就存在的平安寺颇具传奇色彩,据他所说,小时候在此处玩耍,曾亲眼看到平安寺前有一座盖琉璃瓦的亭子,亭内还有块大石碑,记载了寺庙的历史和重大事件,因后来扩建马车联社,亭子和石碑等被掩埋地下。

  随后,记者又找到了市交通局一名退休职工杨奇杰,听他讲述了继马车联运社后,平安寺那块地方的变迁。

  解放后,平安寺管辖权划分给了老遵义交通科,经历第一次“变身”成为马车联社。“城里有许多物资靠马车运输,马车队进城没问题,但晚上得在城外休息,所以这个合作社就用于安置马车之用。”杨奇杰说,到了1956年马车联社又演变为运输联社,个体户经营的车辆和马车联社的马车都聚到一起管理。上世纪60年代左右历经两次变革,运输联社又先后改成了搬运公司和运装公司,那时候属于市交通局下属企业。时代发展快速,交通运输量也在不断扩大,如今该处已成为遵义市集顺达交通运输公司,现在仍有客运车辆从那儿始发。

  如今狮子桥历史色彩厚重

  两张与狮子桥有关系的老照片,牵出了如此多的历史故事,想必还有很多是我们未发掘的,就狮子桥而言,它的传说自然不少。

  坊间流传,由于狮子桥两次都毁于发大水,乡民认为是龙王作怪,为镇住龙王,桥修好后特意请来法师作法,并在每个桥孔的中央挂了一把宝剑命名为“斩龙剑”(今存)。桥头又放置了一对重逾千斤的铸铁水牛,据说身负法力的铁牛每逢发大水时就会奋力跳入江中勇斗龙王,桥下斩龙剑的威慑力也使凶猛的龙王无法将水翻过桥面,因此每次龙王都大败,只好退回洪水,桥才得以保全。

  多年来,狮子桥经受住了自然灾害的袭击和岁月的考验,并超负荷地承受着整日从桥身上呼啸而过的各型汽车的重压,桥身竟无一点毁损。上世纪70年代,根据城市建设及发展需要,城区新修的几座桥投入使用后,狮子桥负担大大减少,成为历史悠久的人文景观供游人观赏。

  这两张在狮子桥南北两侧的民国老照片,承载着岁月的沧桑。它们能够同时留下来实属偶然,从两张陈旧的故纸,可以追寻遵义历史的故事,亦是我们征集老照片的初衷。(记者 陈果)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