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在线,水城新闻网,水城信息网,水城信息港,水城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水城地图 >

紫金矿业屡犯不改的真实原因

时间:2018-03-21 03: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com
腾讯今日话题 用常识解读新闻

2006年底 位于贵州省贞丰县境内的紫金矿业贞丰水银洞金矿发生溃坝事故。尾矿库中约20万立方米含有剧毒氰化钾等成分的废渣废水溢出,下游两座水库受到污染。

2008年2月 紫金矿业因存在不良环境记录而成为首批“绿色证券”政策中10家未能通过或暂缓通过的企业之一,这一事件使得紫金矿业险些未能登陆A股市场。

2009年4月25日 紫金矿业位于河北张家口崇礼县的东坪旧矿尾矿库回水系统发生泄漏事故

2010年5月底 紫金矿业在国家环保部公布的《通报批评公司及其未按期完成整改的环保问题》中成为11家被通报的上市公司之一,旗下多达7家企业未能按期完成整改环保问题(当中便包括紫金山铜矿)。

作为世界五百强,紫金矿业并非支付不起环保成本

三番五次深陷环保泥潭,甚至为此差点不能上市,紫金矿业为何就屡犯不改呢。难道紫金矿业支付不起环保成本。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009年,紫金矿业是世界五百强之一,截至去年底,总资产近300亿元。这家上市公司一向业绩不错,2008年实现净利润30.66亿元,2009年实现净利润35.4亿元。紫金矿业的董事长陈景河在事故发生后曾经承认环境污染本可避免,“也就几个亿的投资,但太晚了。”所以拿出几个亿来搞环保,实在是九牛一毛。 …[详细]

屡犯不改,只因紫金矿业已经掏了“环保成本”

紫金矿业已经向地方政府购买“环境破坏豁免权”, 无需另外支付环保成本

事实上紫金矿业和其它的许多企业一样,已经向政府购买了“环境破坏豁免权”,也就是说它们已经付出了环保的成本,所以不是万不得已,当然不会另外再花钱买环保了。而这种豁免权主要靠两种方式“买来”:

1.直接向地方政府和官员出让股份

紫金矿业200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是代表福建上杭县国资委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28.96%股权。而当地许多政府官员都或多或少持有紫金矿业的股份。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上杭县前副县长、紫金矿业前监事郑锦兴。紫金矿业于去年6月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监事郑锦兴辞职,同时,郑锦兴于去年6月16日受让了100万股公司股份,卖出方为公司董事长陈景河,交易价格为9.15元。此前,2006年8月,郑锦兴从上杭县副县长位置辞职,出任紫金矿业监事,去年6月17日,郑锦兴辞去紫金矿业公司监事职务后,重返官场任福建武平县副县长。100万股乘以9.16元,游走于官商之间的郑锦兴,轻松赚到900余万。 …[详细]

2.为地方官员养老“做贡献”

据了解,上杭县大部分退休官员,都是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被委以闲职后,年薪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这份长长的名单包括: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林水清是原上杭县委常委;监事林新喜是原上杭县纪委副书记;原县人大主任林锦添任紫金矿业党委副书记;原县人大副主任范志喜任紫金矿业党委常委;副董事长刘晓初曾任福建省体改委处长;副总裁黄晓东曾任省科委处长;副总裁李四德曾任国家经贸委黄金管理局处长、中国黄金集团(央企)总工程师;独董陈毓川曾任地矿部总工程师;独董林永经曾任省财政厅副厅长……更离奇的是,至今仍担任上杭县政协主席的温文标,已提前出任紫金矿业党委副书记。 …[详细]

其实,这在中国企业中非常普遍。《投资者报》近期的统计显示,至去年末,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768家聘请了1599名前官员甚至现任官员为公司高管,占A股全部高管人数的5%。最重要的是,在1599人中,七成人“挂职不干活”——担任监事、非执行董事等“不干活”职位的人数达74%。所以支付成本养官员,撑起一面保护伞,是许多企业的心声,比起环保来,这才是必要成本。 …[详细]

权力寻租对环境的强制破坏力

一家企业,最大的算计就是成本收益帐,理论上,如果改善环保要支出的费用<购买“环境破环豁免权”的支出,那么企业就会把钱投入到改善环保中。按陈景河的说法,改善环保“也就几个亿的投资”,这笔钱大概不会大于收买官员的支出,理论上紫金矿业应该选择改善环保才对。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为什么呢?因为收买成本是“刚性”的,是你必须掏的钱,既然这笔钱无论如何得掏,企业也就不会考虑收买和改善环保孰优孰劣了。所以即便是有心改善环保的企业,都会被这个刚性成本逼得只能选择去破坏环境(直到媒体的曝光和民众的聚焦把这个逻辑链打破)。关于这个问题的理论分析,可以看经济学家周其仁这篇《把制度费用减下来》…[详细]

另一原因是GDP政绩

作为当地的GDP支柱,紫金矿业备受呵护

上杭县一位当地退休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道出事情的根本:“问题根源在于当地政府的GDP指标和财政收入严重依赖紫金矿业,导致安全环保监管放任自流。”上杭县本身的经济结构非常单一, 2009年,紫金矿业对上杭全部财政收入贡献达到近60%。上杭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去年上杭县财政收入6.85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1.7%。如果没有紫金矿业,上杭县会是到处求告的贫困县,如今县财政与个人的钱袋子都鼓了。在惟GDP与财政收入的背景下,紫金矿业成为一块金字招牌。 …[详细]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GDP就是政绩,所以不管是上杭县政府还是紫金矿业其它分公司所在的地方政府,都不会跟自己的政绩过不去,不会为了环保那点事儿就得罪自己的“财神爷”。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现在,地方政府也一样在帮助紫金矿业度过难关,根据新华社的数据,当地渔民的损失是378万斤鱼,可是地方政府却否认了这一数字,给出的数字是58万斤,两者之间相差巨大。

结语: 沱江、松花江、太湖,再到如今哭泣的汀江,一系列的污染事故让人触目惊心又似乎无可奈何,当事企业一个个都活得很滋润呢。只要官商勾结的权力寻租还在,地方继续给企业兜售“环境破坏豁免权”,这样的惨痛教训就会不断上演。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